数字化仓储赋能大宗商品供应链创新与转型

河北物流集团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涛在8月27日举行的“2023年首届长三角数字供应链与智慧物流发展大会”上,对仓储数字化进行案例分享。

近年来,我国的物流行业涌现了一大批代表性的物流企业,包括京东物流、顺丰、四通一达等,以解决在各种商品在物流阶段的应用需求。但与我国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的基础行业,例如煤炭、金属、粮食、矿石等大宗商品的流通领域涉足却不多。

其中钢材品类作为大宗商品重要代表品类,近年来随着基础设施投资加大供需非常旺盛。钢材仓储物流不同于小件快销品、电子产品物流,作业对象属于大宗金属物资,更加要求金属物流企业利用信息化、智能化技术,提升自身的生产力,更好的服务于客户,最大限度帮助客户提高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提供衍生服务。

近年来大宗商品产业链深深感受到了市场的变局。受近3年的疫情影响、周边地缘关系紧张以及贸易冲突等造成全球范围内供应链不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剧烈波动扰乱了供应链体系的正常运行。重复质押、货物超卖、一货多出等风险事件频发,供应链上恐慌情绪蔓延等。比如2022年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巨幅波动,导致供应链中某些单位铤而走险,出现了铝锭爆雷、铜精矿暴雷、虚假仓单等一些列事件。

整个大宗商品尤其现在各大企业都在走供应链体系的趋势下,要保证好“货物安全”“货权清晰”是十分必要的,那么商品库存数字化是保证货物安全、货权清晰的唯一手段,也是必经的一条路;保障货物安全和货权清晰需要以数字化贯穿产业链,实现仓储、物流、交易等环节全面数字化,并构建数字化风控体系、数字化监管体系。

现如今,钢材仓储步入数字化发展新趋势,紧跟数字化发展浪潮,促进钢材仓储进一步提升就要是改变单一化的运作模式,钢铁仓储业的盈利模式将向多种增值服务、收入渠道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建立公开、公正、透明的第三方监管平台;钢铁物流体系将与钢铁电商平台互相促进;树立‘产学研’多维度结合的发展理念;提高标准化水平,探索工业5G应用,向数字化进军。

传统的钢材仓储存在小散局面、综合实力弱,存储环境差、钢材锈蚀、破损现象存在,安全事故多,无供应链体系与金融服务,不符合政府整体业态规划等多方面问题,需要钢材仓储企业采用数字化为供应链体系提供强大的发展动力和巨大的发展空间,有助于钢材仓储业突破“瓶颈”,改变当前小、散、乱的现状,解决运营成本高、效率低等问题,提高其专业化、标准化程度,建立一体化、信息化、个性化服务的经营模式,最终形成具有较强经营潜力的新型钢铁物流产业链和一个较为成熟的钢铁仓储物流产业。

河北省物流产业集团积极践行国企责任,积极打造河北省智慧物流产业园区,打造了华北地区首套金属材料智能仓储系统,实现智慧化仓储无人化、库存商品可追溯、打造互联互通的供应链体系,构建数字化钢材仓储流程。通过打造智能物流系统,实现仓储方,货主,司机等多方用户的信息协同,打破信息孤岛的壁垒,减少信息传递过程中的信息遗漏,误差等。

用户通过CA认证登录SCI平台,线上下单,等待车辆到达;车辆到达后,库管核实工单并点击“车辆到达”按钮,同时道闸对计划中的车牌号进行智能识别,自动起杆;车辆入场的同时,根据车辆所对应的工单信息,仓库内对应跨位的LED显示屏会自动投射车牌号信息,司机根据库内大屏引导,将车辆安全停靠在指定跨位,司机下车按下绿色“到达”按钮,随后撤离到安全位置,等待装车;卡车司机在按完“到达”按钮后,相应跨位的作业工单实时同步到天车的车载电脑上,天车工根据工单信息进行作业,作业过程中,通过激光雷达计数及称重矫正技术,实现对钢筋捆数和仓库数据的实时跟踪,最后在终端Paid进行核验。

在应用方面,实现电子仓单、数字货位、终端实施作业辅助等多项应用落地。软件层面智能车辆调度、货位规划平台,工单可视化、吊装协同平台,客户自助平台,激光扫描数据平台,仓储管理平台投入使用;硬件方面大车激光测距、小车激光测距、激光反光板、扫描计数激光雷达、高空工业5G基站、驾驶室终端、驾驶室终端、库区全局监控等基础设施建设完成。

针对部分钢材多层密集码放造成的物料形变、位移不确定性问题,通过库区多源信息三维重构和环境感知技术,实现500ms级瞬态高精度检测。通过无人天车机器视觉精准定位控制技术,保证了钢材无人吊运的安全、高效,单吊运行时间平均节省20s,自动运行率达到100%。

建立了基于多智能体的库区生产物流优化调度技术,通过研发多车集群动态调度、天车路径规划等模型,相比同类库区人工调度,效率提升20%,多车负载均衡率提高30%,库内倒垛率降低30%。开发了融合工业5G与数字孪生技术的库区远程集控智慧系统,库区现场无人操作,仅需2人完成集控室远程监控,彻底转变库区工作模式与劳动环境。2023年河北省智慧物流产业园区评定为“综合型4A物流企业”钢铁数字产业园建设与管理规范标准起草单位。

在数字化仓库服务模式与供应链延伸方面,孙涛表示,仓储数字化是保证货物安全和货权清晰的唯一手段,也是必经的一条路,也是构建数字化风控体系、数字化监管体系的基础。大宗商品与生俱来的就有生产和金融属性。传统的仓库以仓储为主,只能实现商品的生产属性。仓储数字化通过把库存商品数字化,出入库排除人为干扰,库存变化直接传输到数据库,客户可同步掌控库存情况。

通过“商品数字化”转变成“数字资产化”的方式,帮助客户发挥商品的金融属性。仓储数字化是供应链链条转型的核心。供应链企业及其相关的上下游配套企业作为一个整体,根据供应链中的交易关系和行业特点是大宗商品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传统供应链转型升级的重要场景。

现有货运物流状态存在短距离、长距离、多式联运方式复杂,时效性低、运力分散,大宗运输服务水平不一,承运企业无统一、高质量的服务标准,无法有效与上游企业互通信息,基本无信息化,简单的点对点作业等问题。未来智慧化运输平台的搭建将实现物流服务层、物流运营层、物流执行层,层层把控,统一高质量的服务标准与要求,利用终端信息发布平台,集中运力,降低客户运输成本,采用北斗定位实现运力统计、作业统计、结算统计等信息化服务。

智慧园区的搭建给国内物流园区的建设提供了良好的范本:率先实现物流行业棒材仓储智能化技术应用落地,实现了环境更复杂、精度要求更高的金属材料仓储智能化应用突破,为国内大量的物流园区提供了亟需的关键技术;对安全生产和职业健康保障做出积极贡献,工作人员从恶劣工作环境与繁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安全事故的发生,培育出一批智能工厂模式下的技术人才。

滚动至顶部